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zshzq 图片博客

贵州省天柱县上海知青共享空间

 
 
 

日志

 
 

回家 作者:竺国宁  

2017-07-05 18:09:11|  分类: 知青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回家       作者:竺国宁 - tzshzq - tzshzq 图片博客                             
这是上海浙江北路364号,15路电车的终点站,我多次经过有个感慨,常常不由自主停下。
这次病愈,常常感叹生命的偶然,生命的脆弱,我则常回忆“风华正茂”当年,那是我年青时在贵州的十七年。

 今天,我特地停下拍下15路终点站,这里是终点站,竟然没有人下车,过一会,车要开了,竟然也没有人上车。
啊!往日的繁荣、吵闹……一天这样,一个月也这样,多少年一样,随之北站搬迁之新客站,没有了以前的繁闹一一上海人流最多的地方!
终点站已经冷清,四周面临拆迁,远处是漂亮的不规则的大楼林立,显示了与众不同的面貌。
喔,该走的该拆迁的应该“破四旧立新的”、应该吐故纳新的,应该高高兴兴地走了!历史洪流来了,旧的就这样走了?
15路还是基本上走原来路线,我不知在静安寺、在宛平路是否走着来去不同的拐弯,但是,15路还是经过静安、徐汇很多重要地方。
这是我在贵州十七年,每年探家必乘的公交,无论早到还是深夜到上海,15路24小时有服务,因此我都乘15路,搭上这一公车,到了宛平站,下车既可到家。

在贵州的的十七年间,六九,七0,七一,这三年没有回家一次,期间一人在贵州过的年,当然也在贵州过的其它节曰。
七o年12月我拿到七一年一月去邦洞中学当老师的工作通知,当年,我想给单位有个不恋家的印象,我设有回家,我在贵州又过了春节!
之后,当老师有两个假,我都提前回家,扣着时间到达邦洞中学,这样我在天柱、上海来回走了三十多次,一直到八五年前后,我卖了我在贵州的家什,小至脸盆,我才告别天柱,对第二故乡,我度过二十岁到三十六岁的时光,难忘,对别离贵州天柱邦洞,不得不留下无穷思念……
从天柱到上海,现在十个小时可到,多快?
七十年代起,先到凯里公车近一天,八小时之多,到谷峒,上车,过广西、湖南、江西、浙江后到上海,真长,要四天四夜!
后湘黔铁路通了,我们要到镇运、新晃、怀化上车到上海,也要三天?因为有塔公车的缘故?
来回天柱、上海之间,有不同感觉。
从上海到天柱,从大城市,从平原到穿洞到崎岖蜿蜒的山路,留给我和插兄插妹只是悲彻?有豪言壮语?没有,我们之间没有南来北往的燕子姐姐?

从天柱到上海,离天柱后,兴奋,到凯里、谷峒、镇远、新晃、怀化……接近火车前夕,总是担心能否顺利搭到车!
因为,那时冬季冷,常大雪封山,我被堵天柱好几天,后贵州林汽朋友王国光拉着木头、轮胎上了链条、他顺便带我到火车站(不知恩人还在)。
到了火车上,心静了。那时火车很挤,没座位,只有站在厕所边,总得挪动……只嫌火车慢,啊,火车什么时候钻出山洞?
火车走出山洞不久,就到了珠州,过不久见了平地,又过了下车人多的鹰潭,车厢里空了一点,接下来是浙江的平地,我己忘记累,我感觉到家了,火车也不会误点,好象开得快了?

从上海到天柱,我要离开上海,到贵州天柱工作的家,家里人、朋友会依依不舍,会给我很多东西,我的包包里的每一空间,兄弟姊妹都会按排妥贴,放上卷面、放上干魚、放有糕点,还有大白兔奶糖,我记得还有妹妹化了近二个多月的工资给我买的“红波”收音机,我记得弟弟自制了媒油炉送了我,当然还有妈妈给我的每个月的奶粉……我还记得邻居邵刚爸爸给我一双长长的雨靴,他说,贵州雨多用得着……
这样,我的旅行带塞得满滿的,你把包拎起,它的形状就象“金字塔”,这“金字塔”的东南西北还用绳子加固,生怕“爆烈”,不知何年马月这种包包被淘汰了,现在滿天拉杆箱,替代了“金子塔”的包包。

我超负荷,我把又重又多的行李带回天柱,期间,用了蚂蚁搬家的方法,来回挪动;请人邦助搭一把的方法;当然,最多时,我用上了吃奶的力气……

到了邦洞,我会把很多东西与他人共享,我的学生有些会吃到“大白兔”,还吃到酸酸的甜甜的糖……

离开邦洞回上海的家,那总是在最冷和最热的寒假与暑假,我要回上海的家,我带上早先准备的物件。
我带的山里的香菇,一放到家里的桌上,奶油味漫延四处,透着清香,可好闻了,我还带有少许飞禽走兽?更有樟木箱、彬木枝的盆盆一一当年结婚必备的大件,从贵州搬到上海。沿途担心多多,忧心重重,这些大件能上公车?能上风尘扑扑的脏脏的火车?
担心是多余的,那时的人,那时的司乘公职人员,尽量给予方便,有时,他们还会邦助你,搭一手、有些友人还会送我一阵。
整整十几年,几十次上诲一一天柱的来回总是这样到了贵州天柱,到了上海!
感谢沿路陌生人的邦助。
我把樟木箱和盆子送给了兄弟姊妹和我的朋友。

啊,往事如烟,有时浓有时谈。
我离开上海时,有时因为我的行李多,有时朋友让我上车有个座位,我的朋友先在另一个15路终点(起点)站一一上体馆上的车,邦我占好位子,他们迎接我与送我的朋友在宛平路站上车,我一上车,在朋友的迁让中,我有座位了。
离上海时,我在陪伴我的亲明好友之间,有着浓浓的温情,但是,我又要到千里之外的小山村,心儿悲凉悲凉的,伴着这样的心情回到贵州,十几年一样。为什么?

我从贵州回到上海,总有亲人朋友,其中有696的朋友接我,无论天冷,也无论天热;无论火车误点好几小时,也无论天已拂晓,总有亲朋好友的迎接,我感动至之,这比我如今吃的接风酒隆重多多、激动深刻。

那时的北站,一年四季,无论白天黑夜,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位于浙江北路的15路终点站无论哪个时间段,人很多,挤挤攘攘,此时排个队,与亲朋好友将大的物件购个票,就这样,我与我带的大的物件,来到了696,来到家。
过去了,三十多年的事,如今的15路已经卸下往曰的繁忙,也没有了往日的负重。
终点站附近又要拆迁,四周冷清,历史将忘记很多……
写一点,给个记忆。
将来,在漂亮的城市一角留个回忆。

竺国宁
2017.6.28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