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zshzq 图片博客

贵州省天柱县上海知青共享空间

 
 
 

日志

 
 

【转载】发 小  

2012-08-31 12:30:41|  分类: 知青年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luyanhuashang《发 小》
发    小 - luyanhuashang - luyanhua的博客
 
  

                                                                                   发        小  

小时候我和陆森是好朋友,是一起在徐家汇塘子泾长大的小伙伴。转眼到了60岁了,他离开了43年下乡和工作生活过的贵州,重新回到了他儿时生活过的地方——上海,再也不走了,再也不离开这个城市了,因为这里应该属于他,本来就是他应该生活和学习的地方。命运把我们分开了那么多年,到今天大家都老了,又可以成为朋友经常可以在一起聊聊天叙叙旧,儿时的印像仍在眼前重现。

小时候我住在外婆家里,父亲自幼死了父母,结婚时外婆家有房子就和妈妈把新房安在了塘子泾。这是一个很大经典的上海本地人庭院,有前后天井、客堂和厢房,父母和外公外婆居住在后厢房的二间房子里。每到立夏,长辈们会在中客堂的木梁上栓根绳子吊把大秤,孩子们排着队挨个拉住秤钩秤一下体重,“今年你长了几斤?我又长了几斤。”大家快乐开心的情景现在依然记得。我们庭院里的孩子每年在这个时候特别的开心,因为我们每个人还可以从庭院内德高望重的长者那里领到一只咸鸭蛋。那“厢门间”外面的孩子也会过来秤体重,我已不记得陆森是否也曾来过和我们一起分享过这种快乐。

陆森家住在我们庭院旁西侧的一排房子里,他给我的印象是漂亮很有男孩气,聪明又稳重。他就象一个小哥哥一样关心和爱护着一起玩的小朋友们,他爱运动,喜欢乒乓、羽毛球,我们一起在庭院外的广场上或陆森家后面的空地上踢足球,他总是笑嘻嘻的,不管输赢从未看到他红过脸。我们在一起捉过知了、蟋蟀,打过弹子,在一起放过风筝。我们是好朋友彼此互相尊重。

他比我大半岁,到了入学年龄进了塘子泾小学,我还不能入学吵着要读书,外婆找人开了“后门”让我进了番禺路小学,这样我又与他成了同一届的学生。初中他进了漕溪中学,我进了徐汇中学。文革初期我家搬离了塘子泾,我们的联系少了。68届初中生共同的命运又把我们连在了一起,我们被下放到天柱县石洞公社插队,他在水洞我在高敏。曾经的发小又共同度过了那艰苦的年代。虽然邻近但各分东西,我们只是在石洞赶场天有时能见上一面。我们各自经历着苦难岁月对我们的折磨。

72年第一批大学招生了,他经过推荐进了贵州师范大学,是我们知青中重新接受高等教育的最早一批幸运儿。在校时读书优秀,毕业后留校执教。在贵州一待就是43年,把青春美好的年华全贡献给了贵州的体育教育事业,他是贵州的一把“枪”(贵州国际国内田径比赛唯一的发令枪手),是最后一批撤离第二故乡的知青。当他上完最后一堂教学课时把讲义抛在身后的一瞬间,我知道他内心充满了酸甜苦辣,整整四十三年漂泊在外,没有比回归家乡土地的那种迫切情感更让人归心似箭。得到了多少又失去了多多少少,只有一个心愿:和家人团聚尽心孝顺双方的父母,安安心心一心一意地照顾好年迈的老人。这是他回上海“新”的一份工作,又是那么辛苦和劳碌。

我的发小,你奔波了一辈子,什么时候也能像我一样息下来开始享受属于自己的晚年生活呢?责任仍让你微笑地面对现实中的一切,你脸上的疲惫什么时候才能变的轻松。60年一瞬间,我们从幼稚的孩童变成了老人,属于我们自己的日子又有多少?

回来了,总有机会在一起喝喝茶聊聊天,我盼望着你能和我们一起聚会旅游,老了我们还是永远的发小。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